当前位置: 首页 > 进口迷幻药 > 女儿报警称父亲被母亲劫持家里 吃春药(图)

女儿报警称父亲被母亲劫持家里 吃春药(图)


/ 2020-08-14

  “我妈和我哥打来电话,说爸爸在他们手上,还说把钱拿来就有人了!他们把爸爸劫持了!”昨(14)日下午2时许,在紫荆北路38号的紫荆嘉园内,刘女士焦急地说。当天,刘女士父母的一场离婚“大战”,引来了芳草街派出所、119抢险车、成都各家媒体到场。直到晚上11时过,两位老人所在的4楼仍然窗户紧闭,楼下数名保安把持着楼梯口,双方仍在协商中。

  昨日中午12时过,刘女士等人报警,称父亲被母亲和哥哥锁在了家里,芳草街派出所民警随即赶到现场,封锁了该单元。在场所有人员,包括老人的几个亲生女儿均未能进入现场。记者了解到,被锁在家里的老汉叫刘国利,78岁,他的老伴叫张华秀,64岁。

  刘女士说:“爸爸自从今年4月份被妈妈赶出家门后,因为怕被哥哥打,就一直在外边东躲。我们约好他每天打个电线点过他和我们联系后,就再也没有了音信。我们几姐妹到处寻找,还以失踪的名义报了案。结果今天早上10点左右,我们却突然接到妈妈和哥哥打来的电话,说爸爸在他们手上!”

  刘女士几姐妹立即赶到了母亲所住的紫荆嘉园,但由于母亲对物管的专门叮嘱,她们被阻挡在单元门外。而现场一位清洁工的说法,更让几姐妹担忧:“清洁工说,周一中午1点过,爸爸就被4个大汉抬上了楼,并且全身上下都是用白布裹起的,嘴上也被贴了封口胶!现在我们都上不到楼,不晓得爸爸被伤成什么样子了,究竟是死是活啊……”说到这里,几姐妹情不自禁哭了起来。

  据几姐妹称,母亲张华秀从小就特别溺爱哥哥刘某某,哥哥几乎从来就没有离开过母亲身边。最近两三年,为了一些家庭经济纠纷,哥哥一直就找人打爸爸,打得爸爸看到他就躲。

  “不管一家人有什么纠纷,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救出我爸爸来,他那么大年龄了,如果真的是被抬上去的,肯定伤得不轻,我们这样一直进不去,咋个办哦!”三女儿急得直哭,而其他家人也焦急万分,坐在单元门外的草坪地上等待。

  下午3时过,一名身穿金衣服的平头男子突然从单元里出来,几个女儿立即一起冲上去指责,说该名男子曾经和哥哥一起殴打过父亲。但该男子却表示,他是老人儿子的表哥,受委托过来给他们送水的。在他将要离开的时候,几姐妹情绪激动地吼叫:“他就是我哥叫过来挟持我爸的社会上的人!”她们挡住男子,坚决不让他离开。该男子愤怒地回敬道:“你们少血口喷人!你们经常打骂你妈,我又不是不晓得!”在争执过程中,一个女儿激动地用矿泉水瓶子砸中了该男子的头部。正在双方要动手时,警方赶来制止,证实该男子确实是受委托过去送水的,并对几个女儿表示其父没有什么事情。

  僵持许久之后,聚集在单元门口的人越来越多。而据现场知情者介绍,警方人员尚未进入房间,一时之间气氛非常紧张,几个女儿想尽各种办法想进去,但都被单元门两侧排排站的8名小区物管阻挡了。“平时妈妈就欺负爸爸老实,经常动不动就和爸爸生气,还侮辱性的骂过爸爸是太监,有时在抓扯中还抓爸爸下身,弄得爸爸经常在几个女儿面前哭诉……甚至还逼爸爸吃过春药,害得爸爸高血压发作了!”提到平时的一些家庭内部问题,几个女儿都非常同情爸爸。

  下午4时过,两辆消防车赶到后,几姐妹寄望于消防官兵能够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,进入房间将父亲救出来。但经过一番努力,消防官兵依旧没有取得任何突破。一名消防战士介绍,警方和他们都没有能够进入屋内。当他们准备强行打开大门的时候,里面有个女人的声音威胁说:如果强行进入,她就跳楼!于是他们只能放弃强行进入,等待警方继续协调。

  下午4时50分,记者赶到该房临街的一方进行守候,突然看到窗口一个大爷的头在晃动,接着窗帘被他艰难地一点点掀开。当记者尝试着和他对话的时候,他只含糊地喊出“他们把门锁到的”、“我手脚还绑到的,快来救命”等。老人的女儿们见到父亲求助,激动地冲着上面大喊:“不能怕”“要坚持住!”

  在见到大爷不久后,一位身穿蓝色碎花衬衫、体形微胖的太婆,出现在临街的阳台上,四处张望了一番后,便一言不发地迅速回到屋内。

  下午5时20分,僵持了5个多小时后,一名身穿白色衬衫的中年男子,在平头男子的陪伴下,被带到了紫荆嘉园物业管理处询问。刘女士等人表示,身着白衬衣的男子就是哥哥刘某某。

  刘某某随警方上楼协调几分钟后,突然又情绪激动地冲到走廊上,向下面围观的市民表示,老人所在的房子里只有他的母亲及家里的保姆,并不是3姐妹所说的有社会上的人对其父亲进行挟持。“我妈要和我爸离婚,是因为我爸在外面有外遇。”他说着便从楼上扔下几张光碟,说:“这是那老头子在外和野女人一起的录像,你们不信可以看看。”

  “你们拍到老人在窗前呼喊救命的镜头没有?”这时,芳草街派出所一向媒体询问,在得知镜头已拍到的答复后,该将一电视台的记者带进该小区的物业管理处,进行取证。

  “他们想毁灭证据!”10分钟后,张华秀突然出现在房子的凉台上,手上拿着一个信封向楼下的围观者们大喊着,随后又将信封从4楼上扔了下来。见到有围观者将信封拾起,张立即回到屋里,再也未露面。

  记者见到了信封里装的所谓“证据”:里面有10多张她的照片,手背、手臂、背上等处伤痕累累,还有数张关于资产移交的复印件。在资产移交书上,记者看到张华秀的几个子女将自己的住房、门面所有权移交到张华秀和刘国利手中的亲笔签名,其签名的时期都是2003年12月23日。

  据一知情者透露,刘国利和张华秀两人是重组的家庭,开始闹离婚后,商定把各个子女的财产都集中在他们名下再分配,财产总价值上百万,由于双方在财产的分配上达不成一致,事情就发展到了这一步。

相关文章

推荐阅读